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新聞 >

十大白酒企業透視:瀘州老窖預收款未進前五名

2020-06-05 08:16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從目前趨勢來看,白酒行業的集中化正在形成,二三線白酒正在面臨一線酒企的強烈擠壓。部分區域龍頭也在積極尋求突圍,大力布局高端化,但似乎有些力不從

中國白酒行業在經歷了產能為王、渠道為王之后,來到了品牌為王時代,在此背景下,不少區域龍頭開啟了全國化的擴張步伐。

而另一方面,隨著行業集中度提升,一線白酒龍頭的渠道下沉也在擠壓著二三線白酒企業的市場空間。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1—12月,納入到國家統計局范疇的規模以上白酒企業1176家,比上年減少269家;全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完成釀酒總產量785.95萬千升,同比下降0.76%。

可以說,不進則退已然成為當下白酒行業較為突出的特征。

研究員查閱2019年白酒行業營收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注意到,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瀘州老窖、順鑫農業、山西汾酒、古井貢酒、今世緣、口子窖、老白干酒這十家上市公司整體保持穩定增長,但大部分公司增速較2018年略有下滑。

其中,在2018年營收增速排名第一的山西汾酒,2019年增速較上年同期下滑21.69個百分點。行業龍頭貴州茅臺營收增速下滑11.33個百分點,五糧液營收增速下滑7.41個百分點。

從預收款來看,營收規模排名第四的瀘州老窖2019年預收款僅為22.44億元,不及順鑫農業和山西汾酒;而另一家營收過百億的酒企古井貢酒,以及營收排名第九的口子窖預收款則紛紛出現下滑。

另從銷售費用率(銷售費用/營業收入)指標來看,古井貢酒以30.57%的銷售費用率位列十大酒企之首,而貴州茅臺則以極低的3.69%位列十大酒企之末,前者是后者的8.28倍。

2020年一季度,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除貴州茅臺、五糧液和山西汾酒之外,大部分白酒企業的營收和凈利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處于尾部的區域白酒企業,其境遇更是艱難,甚至出現虧損。

而從二級市場來看,截至2020年6月2日收盤,市值過千億的白酒上市公司共有五家,分別為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瀘州老窖和山西汾酒,其市值分別為17721.31億元、6162.83億元、1584.75億元、1290.59億元和1132.38億元。

其中,貴州茅臺獨得市場青睞,僅一家公司市值就占18家白酒上市公司總市值的57.73%,占營收前十白酒公司總市值的59.33%。市值排名第二至第五位的白酒公司合計市值為10170.55億元,不及貴州茅臺總市值的六成;前五大白酒上市公司市值占18家白酒上市企業總市值的90.87%。

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市值(2020-06-02)

貴州茅臺:17721.31億元

五糧液:6162.83億元

洋河股份:1584.75億元

瀘州老窖:1290.59億元

山西汾酒:1132.38億元

古井貢酒:740.09

今世緣:463.41

順鑫農業:399.66

口子窖:285.66

老白干酒:86.50

今世緣營收增速最高 老白干酒降幅最大

從營收情況來看,2019年,行業龍頭貴州茅臺實現營業收入888.54億元,同比增長15.10%;實現歸母凈利潤412.06億元,同比增長17.05%;凈資產收益率為30.30%,位列十大上市酒企之首。

五糧液年內實現營業收入501.18億元,同比增長25.20%;實現歸母凈利潤174.02億元,同比增長30.02%;凈資產收益率為23.42%,位列十大上市酒企第六。

兩家龍頭企業合計實現營收1300.6億元,占白酒上市公司總營收的53.06%;合計實現歸母凈利潤586.08億元,占白酒上市公司合計歸母凈利潤的71.29%,其中,貴州茅臺的歸母凈利潤占白酒上市公司歸母凈利潤總和的50.12%。

一直想沖擊行業前三的瀘州老窖,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158.17億元,同比增長21.15%;實現歸母凈利潤46.42億元,同比增長33.17%;分別較上一年下滑4.45個百分點和3.1個百分點。

與目前行業第三的洋河股份相比,瀘州老窖與前者營收相差73.09億元,歸母凈利潤相差27.41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十大上市酒企中,2019年營收增速排名第一的酒企是今世緣,其2019年實現營收48.74億元,同比增長30.28%;實現歸母凈利潤14.58億元,同比增長26.71%。在十大上市酒企中,今世緣營收排名第八,較2018年上漲一個身位。

而與之相對應的口子窖,2019年實現營收46.72億元,同比增長9.44%;實現歸母凈利潤17.20億元,同比增長12.24%;在十大上市酒企中,位列第九,較2018年下降一個身位。

近兩年,營收排名較為穩定的當屬“河北王”老白干酒,在十大上市酒企中,位列第十。

2019年老白干酒實現營收40.30億元,同比增長12.47%;實現歸母凈利潤4.04億元,同比增長15.39%;分別較上一年下滑28.87個百分點和98.88個百分點。

雖然老白干酒營收排名位列行業第十,但其歸母凈利潤排名則處于行業第14名,究其原因《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老白干酒2019年的毛利率為61.47%,而凈利率只有10.03%,處于行業倒數第三。

總體而言,2018年保持營收高速增長的上市酒企,2019年營收增速下滑幅度較大。

預收賬款分化加劇

白酒行業銷售一般采用先款后貨的方式,因而預收賬款(也被稱為利潤“蓄水池”)往往作為白酒行業的先行指標,在行業上行期,預收賬款往往率先恢復增長,在行業下行期時,由于經銷商打款減少,預收賬款率先增速放緩甚至下滑。

從預收賬款來看,白酒企業預收賬款金額排序基本與營收規模排序一致,前五名分別是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順鑫農業、山西汾酒,預收賬款金額分別為137.4億元、125.31億元、67.54億元、61.91億元、28.4億元。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瀘州老窖2019年的營收規模為158.17億元,僅次于“茅五洋”,但其預收賬款僅為22.44億元,不及順鑫農業和山西汾酒,未能排進前五名。

另一家營收過百億的古井貢酒,2019年預收款僅為5.3億元,同比下滑53.87%;行業排名第九的口子窖,2019年預收款為8億元,同比下滑12.85%。

事實上,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共有5家企業2019年預收款出現下滑,分別是口子窖、迎駕貢酒(603198.SH)、伊力特(600197.SH)、古井貢酒和*ST皇臺(000995.SZ)。

當然,也有預收賬款增速較為奪目的企業,比如五糧液和山西汾酒。據Wind數據顯示,2019年五糧液的預收款為125.31億元,同比增長86.83%;而山西汾酒2019年的預收款為28.40億元,同比增長71.81%。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五糧液自2017年開始理順了批發價,渠道價格倒掛現象得到改善,外加數字化營銷體系(每賣一瓶酒,都要進行掃碼)防止了區域間竄貨問題的發生,因此經銷商打款較為積極。

從山西汾酒來看,自2017年簽訂經營業績目標責任書以來,其營收一路高歌猛進步入百億陣營,預收款也隨之大幅增長。不過山西汾酒依靠營銷推動的業績增長能否保持,也是值得思考的方面。

事實上,《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近三年來,山西汾酒的銷售費用增速要顯著高于其營收增速。

據Wind數據顯示,2017年—2019年山西汾酒的售費用分別為10.80億元、16.27億元和25.81億元,同比增長39.35%、50.65%和58.64%;而同期,該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0.37億元、93.82億元和118.80億元,同比增長37.06%、47.48%和25.79%。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山西汾酒2019年銷售費用增速顯著高于營收增速,且2019年兩者差距開始拉大。

古井貢酒銷售費用率最高

銷售費用率,反映的是一家白酒公司在一定的銷售費用下,所能實現的最大限度營收情況,一方面反映其品牌影響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其盈利能力。

2019年一線白酒龍頭貴州茅臺、五糧液和洋河股份的銷售費用率分別為3.69%、9.95%和11.64%;二線龍頭瀘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貢酒和順鑫農業的銷售費用率分別為26.47%、21.73%、30.57%和9.60%;三線區域龍頭今世緣、口子窖和老白干酒的銷售費用率分別為17.50%、8.47%和25.80%。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在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中,古井貢酒的銷售費用率排名第一位,瀘州老窖和老白干酒排名第二和第三,而貴州茅臺則是以3.69%的超低銷售費用率位列最后。

據《投資時報》研究員了解,古井貢酒屬于濃香型白酒,產自安徽省亳州市,有“酒中牡丹”之稱,其主要產品分為年份原漿系列、淡雅系列、紅運系列和老名酒系列。

2019年古井貢酒實現營業收入104.17億元,同比增長19.93%,但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當期銷售費用達31.85億元,銷售費用率為30.57%。

業內人士表示,雖然在強大的營銷攻勢之下,古井貢酒達到了百億營收目標,不過,這樣的營收增長可能導致后勁不足。

而瀘州老窖,在近年來業績穩步提升的同時,其銷售費用增速已明顯超過同期營收增速。據Wind數據顯示,2017年—2019年,瀘州老窖的銷售費用分別為24.12億元、33.93億元和41.86億元,同比增長56.73%、40.67%和23.37%;同期,該公司營收增速分別為20.50%、25.60%和21.15%。很明顯,銷售費用增速均顯著高于營收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瀘州老窖2019年的銷售費用率,還顯著高于山西汾酒和洋河股份。

對于老白干酒而言,為應對全國性品牌的擠壓,其同樣試圖通過高端化品牌建設來站穩腳跟。據年報顯示,老白干酒2019年共舉辦5108場高端品鑒會,27300場宴席,贊助67場會議。因而,其2019年銷售費用達10.40億元,銷售費用率為25.80%。

業內人士表示,從全國范圍內看,老白干酒缺乏高端品牌影響力及超級大單品;而從產品收入占比來看,中低檔產品仍然占其總營收的近70%。

區域酒企自救不易 生存壓力驟增

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下,白酒行業今年一季度的日子并不好過。

除了貴州茅臺、五糧液和山西汾酒之外,大部分白酒企業的營收和凈利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處于尾部的區域白酒企業,其境遇更為艱難。

財報顯示,2020年一季度,老白干酒營收同比下滑34.19%,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44.05%;口子窖營收同比下滑42.92%,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55.36%;古井貢酒營收同比下滑10.55%,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18.71%。

而十大酒企之外的各家區域白酒企業處境則更為艱難,有“徽酒四杰”之稱的金種子酒歸母凈利潤直接虧損0.26億元,同比下滑391.83%;“新疆第一酒”伊力特實現歸母凈利潤0.08億元,同比下滑94.42%;川酒“六朵金花”中的舍得酒業和水井坊歸母凈利潤則分別實現0.27億元和1.91億元,分別同比下滑73.46%和12.64%。

業內人士表示,原本屬于白酒銷售旺季的一季度遭遇空窗,而二季度作為傳統的銷售淡季,區域白酒企業面臨的壓力驟增。

當前,白酒市場“強者恒強、弱者恒弱”的態勢仍在加劇,原本就在夾縫中生存的區域酒企,疊加疫情的沖擊,面臨的更是生死存亡局面;而在一線白酒企業更進一步的擠壓式競爭下,如何在穩住基本盤的同時向外擴展,考驗著這些區域酒企高層的智慧。

    關鍵詞:瀘州老窖 古井貢酒  來源:投資時報  王彥強
    商業信息
    青海十一选五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