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文化 > 酒評 >

江記酒莊出米酒啦 蓑衣米酒會成為第二個江小白嗎?

2020-03-23 11:17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中國式審美,大抵是感性的。當這種感性融入酒,再浸于詩,便瞬間充滿了感染力,帶著情緒四散開來。哪怕是生活中很尋常的物件兒或場景,經過詩歌的浸潤,都會變得像酒一樣氤氳芬芳。唐朝張志和輕輕一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便將漁人醉垂忘歸的畫面描述的如在眼前一般,悠閑自在的生活情趣會感染每一個熱愛生活的人。

當收到重慶江記酒莊最新推出的米酒品牌“蓑衣”時,對這首《漁歌子》的記憶便瞬間被激活。蓑衣,米酒。兩個普通詞匯的簡單組合,竟然使人哪怕是在大半夜都會產生一種邀上三兩好友對飲小酌的沖動。所謂感性,大概就是如此吧。

米酒,舊時稱“醴”,又叫酒釀,甜酒,主要原料是糯米,所以也叫糯米酒,是中國漢族和大多數少數民族傳統的飲品。古詩中關于酒的描述,大多指的米酒。比如陸游的“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詩中提到的臘酒,指的就是米酒,色白,稍渾濁,性若黃酒而口味較淡,后力較足。因一般是臘月釀制,春節飲用,也稱“臘酒”或“春酒”。

作為黃酒的前身,米酒在中國有著悠久的釀造歷史和廣泛的消費群體,稱之為國酒似乎也不過分。風靡日本的清酒,就是在中國米酒的基礎上演化而來。但米酒在當今市場上卻始終沒有出現較為知名的品牌。這跟社會的發展和消費者需求有很大關系:論消費場景和消費頻次,比不上白酒;論大眾消費量和接受程度,比不上啤酒;雖然養生功效比之葡萄酒有過之而無不及,卻因太過于司空見慣而顯得上不了臺面——普通家庭就能制作,用來送禮似乎太寒酸了些。

然而這種局面正在悄悄發生改變。

隨著90后年輕消費群體的迅速崛起,低度酒飲時代正在到來,新興酒類市場(雞尾酒、花果酒、清酒以及米酒等)已突破百億,而且還在迅速擴大。這不但得益于年輕人口感偏好的多元化帶來的巨大需求,還得益于類似江記酒莊這樣的企業,對米酒這個古老的行當進行的標準化和規范化改造,在提升產品口感的同時嚴控產品的統一性和穩定性。

不同于一般家庭或者作坊釀造的“醪糟”狀態的米酒,蓑衣精釀米酒通過釀造、過濾、殺菌、存儲等多環節處理,酒體呈淡淡的米黃色,倒入隨酒贈送的白瓷酒杯,顯得更加清澈溫潤,符合現代人審美。

輕嗅蓑衣米酒有明顯的糯米香氣,再聞有淡淡的桂花香,清爽宜人,香而不膩。作為一款甜酒,蓑衣米酒入口濃郁,酒體飽滿,整體的感覺是清甜可口。但凡比較甜的酒,調酒師對酸度的把控一定是非常關鍵的。這一點,蓑衣米酒做的非常好:適度的酸中和了酒的甜味兒,令人感覺甜的清爽,毫無膩感;而米酒的甜味兒反過來又掩飾了酒的酸度,令人感覺酸的舒服,口齒生津。

蓑衣米酒酒精度為9度,可以大口飲用,非常適合年輕人,或純飲,或佐餐,皆宜。冰鎮以后飲用更加舒爽,尤其是在享用川菜火鍋時飲用,既能感受食材帶來的麻、辣、鮮、香,又能化解辣味給舌頭帶來的麻木,同時增添酸、甜和米香、桂花香帶來的多元享受。

酒評君對米酒情有獨鐘,不僅僅是因為其豐富的營養價值,正是因為其靈活多變堪稱百搭的飲用方法,她遠不像白酒那么“拒人千里之外”,可以加熱,可以冰鎮,可以和水果、干果隨意調和;也不像葡萄酒那樣“難以伺候”,配餐不用那么講究,家常便飯即可無障礙搭配;比起啤酒的豪爽快意,米酒又多了一些柔情和體貼。

當高度白酒和高油高鹽的食物在我們生活中無處不在時,人類味覺的敏感性其實是在下降的,當我們對美味的感知越來越不明顯時,食物能夠帶給我們的感動就越來越少,除了果腹之外,因飲食而感到的幸福便成了奢侈品。而這款蓑衣米酒則不同,雖然簡單,但卻純粹,雖然低度,但卻能讓人感受到生活原本的樂趣,正如江小白品牌文化中所體現出來的簡單、純粹、有溫度,F代社會,人與人的交往,不也應該這樣嗎?

    關鍵詞:江小白 蓑衣米酒 江記酒莊  來源:酒評網  酒評君
    (責任編輯:李磊)
  • 上一篇:恬謐之享,邂逅寧靜的日本威士忌的代表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青海十一选五五预测